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南明河》杂志 >> 内容

金筑佳名

作者:胡海琴发布日期:2017年10月20日 11:27 浏览次数: 文章字号:

金筑佳名

 

天地合欢万物生,苍苍莽莽古竹林。金竹竿长枝叶大,一片竹海绿荫荫。

竹林深处起人声,虎豹豺狼大吃惊。有手辟出新世界,开出朗朗大乾坤。

绿竹丛中见红光,人演文明第一场。此是千万年前事,竹林日渐烟火旺。

金筑佳名起何因,敢是苗王树旗旌。老妪水上捧灵儿,金筑兴隆大建村。

传说汉时夜郎封,苗王金筑名多同。此杰即从竹中出,引领一方有雄风。

西来佳会竹王城,无须怅望且淸樽。竹王祠宇云何处,九华联语未分明。

——金国楠《金筑山歌》之七、九、十、十三、十五、十七

 

 

贵阳又称为“筑城”,这六首竹枝词写的即是贵阳与“筑”这个称呼的关系。“金筑佳名起何因”,贵阳何以被称为“筑”金国楠先生以非常形象简练的诗歌语言来解释原因。

第一首竹枝:“天地合欢万物生,苍苍莽莽古竹林。金竹竿长枝叶大,一片竹海绿荫荫。”鸿蒙初开之时,天地万物应运而生,一片苍苍莽莽的古竹林生根于地,金枝翠叶在流转的时光中不断蓬勃生长,最终长成了一片荫荫竹海,覆盖庇佑着古时贵阳土地。这首竹枝词生动形象地描述了贵阳与“竹”的渊源。

古字“筑”有“竹”的意思,贵阳别称“筑”,也就是说贵阳与竹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五代北宋的时候,贵阳就被称为“黑羊箐”,“箐”的意思即为“山间的大竹林”,可知那时的贵阳是一片竹林丛生的地方,满山遍野皆是竹子。又据多部地方志记载,贵阳过去盛产竹子。明弘治《贵州图经新志》载,贵阳土产以刺竹、筋竹最为著名,“贵竹,郡产美竹故名”。明嘉靖《贵州通志》记载,贵阳出产的竹子有斑竹、紫竹、筋竹等十一种。明万历《贵州通志》记载,贵阳出产的竹子有紫竹、绵竹、丛竹等十五种。直到清代的时候,贵阳尚有许多地名都与竹有关,如金竹寨、竹林寨、竹筒井等。城市的别称一般都与当地的自然物产、环境有关,如成都称为“蓉城”,武汉称为“江城”,贵阳古时盛产竹子,以竹作为标志别称,自在情理之中。

生活于贵阳这片土地的远古居民们,世代与竹林相伴相依,贵阳地区又属于古夜郎国的范围,夜郎文化中的竹图腾崇拜便也在这片土地上打下了深刻的印记。夜郎先民有竹图腾崇拜,广泛流传着“竹生人”的神话,也即“竹王传说”。上述中间四首竹枝词讲述的便是郁郁竹林中人声初起,开辟朗朗乾坤的竹王传说和竹王崇拜。关于“竹生人”的神话,最早载于东晋常璩的《华阳国志·南中志》:“有竹王者,兴于遯水。有一女子浣,有三大竹流入女子足,推之不肯去。闻有儿声,取持归破之,得一男儿。长养,有才武,遂雄夷。氏以竹为姓。捐所破竹于野,成竹林,今竹王祠竹林是也。后世的文献中如《后汉书·西南夷传》《蜀王本纪》《水经注·温水注》《述异记》也有关于夜郎竹王的记载。神话故事中讲,竹王生于三节大竹中,流于水滨,被河边浣衣的女子抱回家,长大后雄武有才略,称雄夷狄,为夜郎王竹王传说不仅在汉文献中有记载,在贵州的少数民族文献中也多有记载,特别是彝族的史诗《益那悲歌》记之甚祥。

贵阳原也为夜郎故地,也流传着竹王传说,贵阳与竹密不可分的联系,或许也带着夜郎文化的深厚底蕴直到如今,生活于贵阳及周边的一些少数民族依然保存着竹子崇拜的习俗,如布依族观念中认为“人的灵魂从竹而来”。贵阳花溪金竹镇的布依族,在小孩出生满“三朝”时,要请祭司祭神,举行“栽花竹”仪式若生男孩栽一蓬金竹,生女孩栽两株水竹,意谓请竹神保护儿女成长。这种习俗在苗族、仡佬族中也广泛流传。这些习俗可以说明贵阳竹文化与竹王崇拜的承续。早明清之时,便流传着贵阳即是竹王城的说法,如明代甲秀楼旧联曰:“丞相祠前一川静,竹王城外此楼高。”清代贵州巡抚刘藻诗《柳梢青·甲秀楼远眺》曰:“岸草汀沙,竹王城外日西斜。” 清代韦伯谦为贵阳两广会馆提联曰:风尘同薄宦,别故园久矣,幸此间相逢萍水欢联异地,共开佳会竹王城。”皆称贵阳为竹王城。虽此说法没有确凿的依据,但也反映贵阳保存的较深厚的夜郎文化底蕴。

竹王作为夜郎国的开创者,被夜郎先民们赋予神的化身,世代建竹王祠供奉祭祀,如今在多个地方也发现竹王祠的踪迹清代的贵阳也建有竹王祠。最后一首竹枝词写道:“西来佳会竹王城,无须怅望且淸樽。竹王祠宇云何处,九华联语未分明。”后有注云:“清韦业祥有句云:共开佳会竹王城,道光时贵阳知府廖维勋有句云:花光直到竹王祠。乃题九华宫联语,九华宫在东郊,竹王祠当在近郊。”根据诗句的描写,可以得知清代的时候竹王祠位于九华宫的附近,花光相连,位为不远。或也是因为远古流传的“竹王传说”,贵阳文化中自古蕴含着丰富的竹文化因素,使得贵阳与“竹”密切相关,“竹”便成为贵阳文化的独特标志。

或许正是因为贵阳与竹不同寻常的渊源联系贵阳名称的历史演变也渐渐突出竹文化的因素。这也是贵阳被称为“筑城”的一个历史原因。查贵阳建制沿革,贵阳在宋元时期被称为“贵州”,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改元朝设置的“贵州等处蛮夷军民长官司”为“贵竹长官司”,这是“贵竹”之称第一次出现,并被正式用为行政区划名称。万历十四年(1586 年),以贵竹、平伐两个长官司辖地合设为新贵县。清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裁贵州卫及贵州前卫,设置贵筑县,这是“贵筑”一名出现之始。康熙三十四年(公元1695年),因新贵、贵筑二县同治贵阳,并新贵县入贵筑县。民国二年 (1913年),贵筑县移治扎佐,后又移治息烽,改名为息烽县,贵筑之名不存。民国三十年(1941年),贵阳市成立,设贵筑县治于花溪,贵筑之名又第二次启用。建国后,撤销贵筑县,但“贵筑”、“筑城”作为贵阳的别称却保留至今

 

责编:南明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

【分享】
【推荐】 【收藏此页】 【打印】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信息